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7年11月06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206

上课时占了女老师便宜,她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每日书刊

听说过从地球穿越到异界的,却从来没听说过从异界穿越回地球上来的。
此时此刻的张哲宁苦笑不已,因为他就是这么一个“幸运儿”,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在课堂上睡了一觉,然后灵魂就穿越到了一个叫做古武大陆的异界。
在古武大陆足足呆了几十年,张哲宁在那边可谓是混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在一个极其关键的时刻,感觉后脑勺挨了一巴掌,然后猛得醒了过来。
并惊讶的发现自己又从那个古武大陆,穿越回了公元二零一七年的市二中高三五班。
“张哲宁,要睡觉滚回家去睡!”
卢晓雪快要气疯了,她是高三五班的班主任,今年二十六岁,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可是脾气却不是很好。
上午的考试,出现一起作弊事件,气得她瞪大了杏眼,直接冲进教室准备开展调查,正巧看见张哲宁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所以就顺手给了张哲宁的后脑一巴掌。
而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巴掌,直接把张哲宁的神识从另外一个时空的异界给扇了回来。
而当时的张哲宁,正在异界大陆和一名圣君进行着毁天灭地的大战,就在张哲宁一掌打出,就快将那圣君击毙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脑勺猛地挨了一下。
张哲宁大惊,以为是有人偷袭,本能的回过身,朝着旁边就是一掌打出。
这一掌不偏不倚的打在卢晓雪的胸口上,直接把卢晓雪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哲!宁!”
卢晓雪咬着一口银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几个字泡妞低手,“从今天开始,你永远也不要再踏进高三五班半步!”
而旁边的众同学也是惊讶不已,张哲宁这小子怎么了?竟然敢打老师?而且还打的是美女班主任,最过分的是,偏偏打的部位还是卢晓雪的……这家伙……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而张哲宁打出这一掌之后,更加纳闷儿不已,看着眼前这番景象陌生而又熟悉,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这是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一瞬间,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自己几十年前,神识穿越到异界大陆之前的地方吗?
难不成,自己又穿越回来了?
“你没听见我说话吗,滚出去!”卢晓雪气得俏脸发红,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在那里愣愣出神的张哲宁,心里更加来气。
“闭嘴!”
张哲宁在异界混了几十年,在那边已经贵为一方诸侯,一身毁天灭地的修为,和手里至高无上的权利,已经让他养成了唯我独尊的习惯。
当下脑子里正在发懵,又听见有个女人在旁边叽叽喳喳的,不由得一阵烦躁,“来人,拖出去白晓菁,砍了!”
这种命令,张哲宁在异界不知道下达了多少次,但是这一次却不一样。
不仅没有人上前把卢晓雪拖出去砍了,反而整个教室楞了一愣之后,顿时哄堂大笑至酷动漫。
“哈哈哈,这傻逼,脑子被门挤了吧!”
“哈哈,电影看多了,估计刚才梦见自己是皇上了,还拖出去砍了呢,笑死我啦,哈哈!”
而张哲宁则一脑袋雾水,瞬间反应过来一个事实,自己又穿越回来了,在这个时空里,他不再是至高无上的尊主,而是个普通学生。
卢晓雪几乎快要气疯了,柳眉倒竖,又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张哲宁的后脑上,“滚,滚出去!”
说完之后,连推带搡的将张哲宁推出教室,并让张哲宁站在教室门口,娇声呵斥道,“这两节课,你就站在外边听,星期一把你家长叫来,不然以后就别来上学了!”
说完之后,才气冲冲的离开,就连来上课的数学老师和她打招呼,她也没心情搭理。
当时是星期五下午的最后两节课,不是卢晓雪的英语课,而是数学课,数学老师看见站在教室门口的张哲宁,也是一言不发,对于这个又笨又蠢的学生,她实在是不想搭理,教室里有没有这个人,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教室里继续上课,而站在教室门口的张哲宁,则是一脑袋的雾水红茶婊。
足足用了一节课的时间,张哲宁才把思绪勉强梳理清楚,他从教室的窗户里看见挂在黑板旁边的电子日历,然后发现,自己的神识虽然去了异界几十年,但是对于这个时空来说,只不过过去了几十分钟而已。
自己还穿着对于他来说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前的衣服,借着窗户玻璃的反光,看见自己不再是身着华丽锦衣器宇轩昂的异界尊主,而是又变回了那个相貌平平,看上去傻乎乎的穷学生。
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只是过去了几十分钟而已,但对于张哲宁来说,却已是几十年。
所以对这里的记忆变得有些模糊,用了很长时间,才把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份梳理出来。
他在这个世界的名字,依旧叫张哲宁,而且家里很穷,脑筋也不够用,学习全班倒数第一,而且性格懦弱,总是被欺负……
异界尊主,学校里的屌丝学生,二者身份天差地别,却都发生在张哲宁身上。
张哲宁不由得叹息一口,感叹造物弄人。
就在这个时候,下课铃声响起,众学生们飞奔出教室,把张哲宁围在中间,如同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张哲宁。
“傻逼,你特么真有本事,竟然敢摸咱美女班主任,哥们儿,你真牛逼,牛逼上天了!”
“这傻逼,真是够可怜的,以前已经够傻了,现在竟然越来越傻,我看他早晚得住进精神病院。”
四周围着的众人对着张哲宁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因为卢晓雪虽然是个大美女,但脾气却是出了名的火爆,平日班上的学生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而如今,班上的这个首席屌丝,大傻子张哲宁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摸了她,这对于高三五班的学生来说无异于一颗原子弹爆炸。
“傻逼,咱美女班主任软不软啊,手感好不?”一个留着刺猬头的男同学嬉笑着问了一句,他是这个班上最大的刺头学生,平日里没少欺负张哲宁。
张哲宁以前看着他就躲,可是这一次,张哲宁则是出了奇的平静,用一种带着轻蔑的眼神扫了那刺头学生一眼后,便再次陷入平静,也没多说任何一句话。
其实他心里实在感慨,若是在异界,谁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的话,恐怕……
“傻逼,问你话呢!”
刺猬头明显感觉到张哲宁刚才看他的眼神带着轻蔑,而且还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立刻就来气了,抬手就要打,“问你话呢,没听见是不?软不软,再不说话信不信老子再打你一顿?”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想知道的话,星期一把你家长叫来,我当着你家长的面告诉你。”
刺猬头一听,心里猛的一惊,连忙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后边的卢晓雪,“卢老师,我……”
“滚,星期一把你家长叫来,否则你也别想来上课了!”
卢晓雪刚才是被气糊涂了,都忘了自己是来调查上午考试时作弊一事的,刚才气头略微消了一点才想起,趁着下课又折返回来,正巧听到刺猬头说的那些话。
围观的学生看见卢晓雪来了,纷纷往教室里窜,刺猬头则是恶狠狠的瞪了张哲宁一眼,然后才返回教室。
卢晓雪先是和数学老师打了个招呼独弦琴之思,说要占用一点时间,然后站在讲台上,对着全班同学冷冰冰的道,“今天上午的考试,监考老师在过道上发现一张从书上剪下来的纸条,这张纸条是谁的?”
这次的考试,虽然只是一次普通的摸底考试,不过学校看得很重,监考老师都是从别班抽调过来的,如今在卢晓雪的班上出现了作弊事件,卢晓雪自然觉得很恼怒,对她来说特别丢人。
卢晓雪为人清高,而且能力也很强,虽然这是她带的第一个班级,但是成绩在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她绝对接受不了自己班上出现作弊的情况。
看着下边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卢晓雪柳眉一竖,朝着坐在后排的苏薇薇看了过去,冷声道,“苏薇薇达奇钓鱼论坛,你说说,这张纸条是谁的?”
根据当时的监考老师所述,这张纸条发现的地方是在左边后排的通道上,而且还是在一个女同学的脚旁边,而这个女同学正是苏薇薇。
苏薇薇是高三五班的班花之一,模样很俊俏,而且穿着打扮非常时尚,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敢穿女老师都不敢穿的黑色渔网袜。
可是她的学习却很一般,而且平日里和学校里那些混子学生走得很近,所以卢晓雪对她的印象也不是很好。
“报告老师,苏州火车时刻表这张纸条不是我的。”苏薇薇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说了一句,她平日里眼高于顶,但在卢晓雪面前却不敢造次。
“噢?不是你的,那为什么会在你的脚下?”卢晓雪斜眼看着苏薇薇道。
苏薇薇咽了一口唾沫,道,“这纸条是张哲宁的,不信你问问他!”
又是这个拖油瓶!
听到张哲宁这个名字,本就气愤的卢晓雪不由得更加火冒三丈,冲着教室外边娇喝一声,“张哲宁,你给我滚进来!”
张哲宁慢悠悠的朝教室外边走进来,他也听到了教室里发生的一切。
“说,这张小纸条是不是你的!”卢晓雪直接把那张小纸条摔在张哲宁的脸上,看着这个又蠢又笨的学生她就来气,如果不是张哲宁总拉班上的后腿的话,班级的成绩至少可以进入全市的前十名。
收到这个蠢学生,让卢晓雪感觉倒霉透顶,脑子笨,学习差,体育差,成天不是发呆就是睡觉,活脱脱一个傻子!
而最让卢晓雪看不起张哲宁的重要原因却不是这些,张哲宁不仅各方面都差,而且还是个懦弱的人,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出声,每次在自己面前都是哆哆嗦嗦的,连抬起头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
卢晓雪不鄙视傻子,但是她鄙视懦夫,在她心里,男人都应该是顶天立地的,即使是要饭,也得把腰杆挺直了!
张哲宁却一点怒意也没有,在异界长期身居高位,已经让他有了一种很好的涵养和定力。
他只是觉得有些新奇,多少年没听见有人敢如此和他说话了,在异界,每个人对他都是唯唯诺诺的。
“张哲宁,你说,这张纸条是不是你的!”
站在后排的苏薇薇瞪了张哲宁一眼,眼里还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怪异和狡黠。
张哲宁也看了看苏薇薇,他当然知道苏薇薇心里想的是什么珍妮巴斯。
虽然对他来说已经过了几十年,但他还是能够回想起,自己在穿越到异界的那天早上,学校进行了一次突然袭击的摸底考试,监考老师在苏薇薇的旁边捡到了一张小纸条。
考试结束之后,苏薇薇害怕事情败露,就找到张哲宁,给了张哲宁五十块钱,还威胁张哲宁说,如果老师问起,就承认这张纸条是他自己的,否则就给他好看。
那个时候的张哲宁懦弱无比,哪里敢和苏薇薇作对,只好低着头答应了。
可是几十年过去,张哲宁经历了太多太多,可不再是当初那个懦弱的傻小子了。
“卢老师,那张纸条不是我的。”
张哲宁抬头看着卢晓雪,目光柔和,语气平静。
卢晓雪看着张哲宁的这个眼神,突然感觉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突然发现,张哲宁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以前的张哲宁,别说抬头看自己了,就算是低着头站在自己面前,腿肚子都会直哆嗦。
几十年的身居高位,已经让张哲宁养成一股浑然天成的气质,不用大声呵斥,一个眼神斯容,或者是举手投足间便有着一种稳如山岳的气场。
也不知道为什么,卢晓雪看到张哲宁这个陌生的眼神后,内心的怒火竟然慢慢开始消退,说话的语气竟然也变得有些平缓,“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张哲宁把头扭到一边,指着苏薇薇,语气平缓道,“是苏薇薇的,那天考试的时候……哦,不,应该是今天上午考试的时候,我看见那张纸条从苏薇薇的身上掉了出来。”
张哲宁说的是实话,当时考试的时候,张哲宁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上,所以就看到了那张纸条从苏薇薇身上掉落在地。
“胡说,你血口喷人!”
苏薇薇一下怒了,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这个懦弱的傻逼,竟然敢揭发自己?是不是活腻歪了?
苏薇薇瞪着眼睛恶狠狠道,“你哪只眼睛看见这张纸条从我身上掉下来了?”
张哲宁轻轻叹息一口,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冲苏薇薇平静道,“你真笨啊,我又不是独眼龙,当然是两只眼睛一起看到的。”
哄!
教室里一下就哄笑开了,苏薇薇则气得杏眼圆睁,要不是卢晓雪在,她早就冲上去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狠狠扇上几耳光了。
愤怒之余,她也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个傻逼,竟然敢嘲弄自己?
当然了,张哲宁对苏薇薇说话没有客气,也不是无的放矢,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以前没少被苏薇薇欺负。
苏薇薇此人虽然模样好看,但却十分变态,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姨妈.巾抽别人的脸,曾经还哈哈笑着逼着张哲宁用嘴叼着……
往事一幕幕,都历历在目,想起以前的自己,张哲宁也在感慨,当初自己怎么会那么懦弱?
“张哲宁,说话要有证据,你凭什么说小纸条是我的,我还说是你的呢!”苏薇薇愤怒之余,还在狡辩,她可是知道,这件事一旦败露,卢晓雪肯定会让自己好看,她的这个美女班主任,最容忍不了作弊的事儿。
张哲宁耸了耸肩,然后慢悠悠的朝苏薇薇走去,他走路的时候,不用刻意去伪装,自然而然的抬头挺胸,虽然走的慢,但给人一种从容不迫的感觉。
这和之前那个走路永远低着头并驮着背的张哲宁判若两人,全班同学都在纳闷儿,今天这傻逼是怎么了?
当然,他们更多的是觉得张哲宁这是在装逼呢。
“你想干嘛!”
看着张哲宁一步步慢条斯理的朝自己走来,虽然对方面容平静,但苏薇薇不知道怎么的,内心竟然觉得一股凉意陡然升起,这股凉意来得莫名其妙,就像是动物遇见天敌那般本能的恐惧。
苏薇薇当然不会知道,张哲宁身上的这股子气势三足金蟾,是手里沾了无数条人命练就而成盒装美人,在异界,死在张哲宁手上的人命,足足可以堆成几座大山。
虽然是背对着卢晓雪,但是卢晓雪也微微感受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仿佛危险就要来临似的。
“张哲宁,你想干什么!”卢晓雪在后面喊了一声。
张哲宁则面无表情,继续头也不回的朝苏薇薇走去,走到苏薇薇旁边的时候,一把将苏薇薇推到一边,然后顺手从苏薇薇抽屉里抽出一本历史书,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发现那一页少了一个长条形的缺口。
苏薇薇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上午考的是历史,当时她懒得抄小抄,就直接从书上把答案给剪了下来,却没想到留下了证据……
张哲宁回过身,朝着卢晓雪扬了扬手里的书本,平静道,“这个,可以证明小纸条是谁的了吗?”
在异界纵横几十年,混得一方诸侯,称霸一方,凭得肯定不仅仅是张哲宁吃尽苦头,练就的那身毁天灭地的本事。
每天行走在刀尖上,让张哲宁的心思格外细密,各种勾心斗角之术他早就玩的炉火纯青,更别说当下这点小事儿了。
“苏薇薇!”
卢晓雪冷着一张脸,“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在充分的证据面前,苏薇薇百口莫辩,只是恶毒地瞪了一眼张哲宁一眼,然后灰溜溜的跟着卢晓雪走了出去。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卢晓雪突然扭过头,觉得也没那么生气了,就冲着张哲宁说了一句,“这节课你在教室里听吧,不过星期一,还得把你家长叫来。”
张哲宁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径直走回自己的座位。
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上,靠近垃圾筐,没有同桌,因为全班没一个人愿意和他坐在一起。
数学老师瞄了张哲宁一眼,然后开始上课。
而张哲宁则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发呆。
离开了几十年,如今又回来了,这份奇遇和落差,让他一时半会儿还有点接受不了。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穿越回来之前,正在和古武大陆的另一名顶尖高手圣君决战,而那一次的决战,不仅直接决定古武大陆后五百年的历史,而且还关系到他在古武大陆一个最在乎的女人的生死!
想到这里,张哲宁浑身一震,想起了那个他在异界最亲近的女人,那个从他最落魄的时候就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女人。
不行!我要想办法回去,我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想到这里,张哲宁开始烦躁不安,纵然他有一身的本事,可是还没达到能够任意穿梭时空的境界。
该怎么才能穿越回去呢?
张哲宁皱着眉头冥思苦想齐俊盛,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纸团子突然飞落在他面前。
他疑惑的打开一看,发现里边写着一行清秀的文字:赶紧从后门离开,老师这边我来帮你解决。
看着这行清秀的文字,张哲宁暖心一笑,并看了看坐在前排,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
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不过张哲宁却依旧清楚的记得,这行字迹的主人是谁,整个班,甚至整个学校,能写出如此漂亮字迹的人,也只有她们班的班长唐婉。
如果说高三五班还有人偶尔会关心张哲宁的话,那就是班长唐婉了。
唐婉也是高三五班的班花,和苏薇薇一起,并称整个高三五班的两朵班花之一,但是二人的人品却天差地别。
唐婉品学兼优,一直都是班里的第一名,而且性格也好,对于别人欺负张哲宁的事儿,她一直看不过去。
张哲宁懂她这行字的意思,自己刚才得罪了苏薇薇,苏薇薇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唐婉这是在暗示张哲宁趁苏薇薇回来之前赶紧跑。
当然了,张哲宁也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唐婉关心他,肯定不是自己魅力十足,而仅仅是一种同情而已。
张哲宁顺手将手里纸条揉成一团,然后扔进身后的垃圾篓里继续发呆,琢磨着怎么穿越回去的事儿。
唐婉扭头看着张哲宁并没有走,也只能轻轻叹息一声强尼戴普,不过这件小事还不足以扰乱她的心绪,继续认真听讲,她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了。
下课铃声响起,众学生欢呼雀跃的离开教室,今天是周五最后一节课,晚课和明后天都不用再上课了,这对于学习压力颇大的高三学生来说如获大赦。
苏薇薇直到下课也没有回来,不过当张哲宁整理着自己的课桌,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人突然走到他面前,“张哲宁,你他妈别走!”
张哲宁一愣,抬头看了看这人,发现是刺猬头,不由一阵苦笑,看来,自己刚穿越回来,何雨婷就招惹麻烦了啊!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后续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