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5年06月07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48

上海博物馆青铜器馆藏-侠骨豪情

马承源历任上海博物馆保管部副主任,上海博物馆陈列研究部副主任,上海博物馆馆长。在成为馆长之前,他在上博工作了31年。他从一名普通的文物爱好者、博物馆工作者成长为世界级的专家学者,青铜器和古文字研究的泰斗沪剧大雷雨。数十年来,经马承源之手为国家抢救了大量珍贵文物,仅在香港就收归青铜器、石刻、陶瓷、玉器等300多件流散文物,其中1994年先后两次收归被誉为“国家重宝”的战国楚竹书1200余枚,其价值更是不可估量。1996年领导创建成上海博物馆新馆。

在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国展出的珍贵一级文物清单中,上海博物馆一共有两件(组)入选:大克鼎和晋侯苏钟魏汉冬。上博青铜器馆无论以收藏的广博性、系统性、藏品珍罕度;还是陈列水平、研究深度,都堪称国内最佳。因为数量众多、品种丰富,因而展陈顺序是按照青铜器的不同发展时期来设置的江陵一中,顺序主要是:萌生期青铜器、育成期青铜器,鼎盛期青铜器、转变期青铜器、更新期青铜器以及边远地区青铜器。
本人于2018年夏天,第一次参观上海博物馆,现整理此文以备忘。

? 镶嵌十字纹方钺
夏代晚期(公元前18世纪-前16世纪)
长35.6厘米,刃宽33.2厘米,厚0.9厘米
钺是古代的兵器或用于杀戮的刑具,而且也是军权和国家统治权的象征。此器方形平刃,阑旁有两方孔,似用于皮条捆扎。器物中心有一圆孔,其周围用绿松石镶嵌卉纹六组,纹饰较为特殊。此方钺大而且重,使用不便,还有绿松石作镶嵌,精致秀美。刃部平口无锋,不具备实战功能,当是仪仗用具。周盛俊杰

?乳钉纹管流爵
夏代晚期(公元前18世纪-公元前16世纪)
1959年上海博物馆自上海冶炼厂废铜中拣选而出
三足残缺,根据痕迹想象复原。与一般铜爵不同,此器一侧斜置一流,流上有两个曲尺形装饰物,造型别具一格,没有一般的狭流,敞口,两端呈翼形,靠近管流一侧略高。口沿略厚,防止使用时破裂。萌生期铜器器壁普遍较薄,这样可以节省贵重的青铜原料。此器鋬特大,平底,其鋬下有一圈较宽的假腹,其上铸用多个空心圆孔,形成镂空的装饰效果。腹上饰有弦纹和乳钉纹,这时期的乳钉纹很特殊,为实心,区别于后期与此相似的空心连珠纹,应该加以注意。管流口部水平线低于器口,这样液体会自主溢出。从痕迹来看,管流前端断缺。可知管流应该比目前状况更长。1965年公布的一件二里头遗址出土管流陶爵与此器相同,现藏洛阳市博物馆。爵和角都是用于饮酒的容器,但爵有流而角的造型则无流而具有若尾的双翼。此器形似角而带有管状的流,属于特殊形式的爵,非常少见。

?兽面纹壶
商代中期(公元前15世纪中叶-前13世纪 )
椭圆形壶,长颈,深垂腹龙永图简历,双贯耳、圈足。颈饰弦纹,身饰虎首、牛首二组兽面纹、龙纹,足饰云纹。壶主要作祭祀和禮儀、宴享活動的禮器,也可作盛水器。现在所知最早的壶是商代中期的,直至汉代壶仍然是较常见的青铜器之一。由于壶的使用时间较长,其形制变化也就比较多。壶的基本形制是圆形或扁圆形,也有方形或椭方形,有盖,肩上有环套接提梁。也有个别壶没有提梁,仅在壶肩设一对环,估计当时是直接用绳索作提梁,由于时间久远,绳索早已朽烂无存。

? 兽面纹尊
商代中期(公元前15世纪中叶-前13世纪) 张雪庚先生捐赠
这件尊口部侈大,超过肩径,肩部丰圆突起,圈足较低,是商代早中期常见的式样。此尊的肩部有三个牺首,体现了商代中期铸造技术的发展赵侯雍。肩腹部兽面纹精丽工整,结构紧密,兽目及躯体上与方整齐排列的羽状纹饰更见绵密精细的气质。但整个图象仍有强烈的抽象感和神秘感重生八贤王,兽面的主干和地纹没有明显的区别。




?牛首兽面纹尊
商代晚期(公元前14-前11世纪)
敞口,内收颈,折肩,弧腹奔月蜀客,圜底,圈足。肩饰透雕牛首铺首。腹饰外卷角形兽面纹,圈足有圆形镂孔。

?父乙觥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高29.5厘米 长31厘米 底纵12厘米 底横16.7厘米 重4.8千克

这是一件器形和纹饰都很别致的盛酒器。觥盖前端是昂然而出的兽首,牴角、双耳凌空翘起,两目圆睁,神态肃穆。盖后端作牛角形兽面纹,双耳翘出于器表。

盖的中脊浮雕一条小龙,长体卷尾,两侧是凤纹,凤的前方各有一条小蛇。觥体周身饰凤纹,主凤特大,花好田园长冠飘逸,昂首伫立,凤爪置于圈足。其余诸凤长尾逶迤,各择空间而居,因所处部位不同而各具形态。器的前端为流,后部有鋬。器及盖内各有铭文“*父乙”三字,是*为父乙所作的祭器。(*字在字库里没有,为“共”字上面的一横在中间断开) 整器装饰手法纯熟灵巧 极品西门庆,在商代晚期作品中非常独特,是一件形神兼备的青铜艺术珍品。此器集多种动物纹样于一身,是将精美的艺术设计和器物的实用性高度统一的一件瑰宝。

共父乙觥由盖、身、鋬和圈足等几部分组成。觥盖的前端是幻想动物的头部,这种幻想性动物在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的器物上十分流行,它有一对长颈鹿的牴角和兔子的耳朵,双目圆睁,两角后各有一条曲体小蛇。


中脊浮雕一条长体卷尾小龙,盖的后端是一只牛头,双角突出凌钢吧,长舌上翘,与器身的牛头鋬形成对应。觥身周体装饰了凤鸟纹,器腹部的主凤体态雍容华贵,神情肃穆,其余诸凤鸟装饰在圈足、主凤背上及器盖的各个部位,每只凤鸟都大小不同,布局错落有致。

? 亚fu方罍(fu字打不出来,网上一般用“夫”代替。)
商代晚期 前13世纪-前11世纪 高53厘米,口沿纵长17.2厘米,横长20.1厘米

罍(leǐ)是大型盛酒器,使用于商代晚期至西周中期。罍有方体和圆体两类,一般均有盖,作小口、短颈、圆肩、深腹、腹壁斜直,有圈足或平底两种形式。肩的左右两侧有鋬,腹部正面的下部通常也有一个较小的鋬,或称之为鼻,可作倾倒酒液时提力之用。无论方罍或圆罍,其最大径都在器肩与器腹的连接处。西周时期有的圆罍器径较大,腹下不设鼻,肩部两鋬内多套铸有大环。 亚夫方罍由于放置于棺椁之间,受到朱砂侵染而通体成红色。其铭文位于颈部内壁,共两行。右侧文字尚未得到解读鬼四忌,左侧外部为一“亞”字,内部为一“夫”字, 表明器主族徽“(fu)”,因此命名它为“亚(fu)方罍”。这件罍具有厚重的形态,雄奇瑰丽的纹饰,表现了极高的艺术价值。器的四角和每面中线处设宽厚的棱脊,肩部置兽首耳,腹部正面下方置一兽首鋬。

亚夫方罍,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其精美华丽的纹饰。纹饰从内到外共三层,自上而下分为四大段,六小段。第一大段为口部凤鸟纹壶镇人才网。另外可以从口部很清晰的看到纹路的三个层次首先是云雷纹做底纹,之上是主体凤鸟纹,再上就是凤鸟纹上的纹饰。第二大段为肩部的夔龙纹.第三大段第一小段为腹部的凤鸟纹;第二小段是整个纹饰的双角高耸、獠牙突出的兽面纹;第三小段是外卷角兽面纹。第四大段为圈足上的凤鸟纹。

亚(fu)方罍的纹饰繁复精细,具有神奇诡秘的气息,属于典型的商朝青铜器风格。是商代青铜器中的杰作,极为珍贵,代表了中国青铜时代鼎盛时期的铸造工艺水平。

?兽面纹罍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高43.5cm,口径18.6cm,底径18.9cm,重9.65kg


罍的表面氧化层呈光亮的黑灰色,比对安徽西部淮河以南地区出土的精美商器,也大多是这一特色,可以认定此罍也许是淮南出土。该罍的范铸极精,所有纹饰线条一丝不苟,器铸成后,仅在表面作过仔细的磨砺抛光处理,温润似玉质,没有任何修正的痕迹,充分体现了商代青铜器铸造的高超水平。

?龙首钺
西周早期 公元前11世纪

?马首刀
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

? 透雕蟠龙鼓座
春秋晚期
鼓座上方有中空的圆筒,用来插鼓,下面是与鼓体垂直的高台边,设四个衔环铺首,可供移动时候搬运用。鼓座台面上设置有造型生动互相咬合的透雕圆雕蟠龙,极有气势。透雕蟠龙鼓座上有九条龙。下部最边上三条龙首尾相连,围成一圈。中部有六条龙,三条头朝上,三条头朝下。下部的三条龙,咬着中部头超上的龙的尾巴。中部头朝下的龙,咬着下部围成圈的龙的中间。中部头朝上的龙,咬着上部一圈边沿。头朝上的龙,有翼无足。头朝下的龙,先有足,后有翼。这样中圈的龙翼同圈,相互稍稍交错。

此物为“建鼓”的半球形底座,其上还应有装饰木鼓柱、革鼓、羽葆等附件,惜已不存。鼓座的接口、座身、铺首衔环等系先分铸再接铸而成,为我国春秋时期青铜器的代表作品之一。此器体魄巨大,纹饰华密,气宇轩昂,在我国青铜文化中具有相当重要的价值和地位。

? 吴王夫差鉴
春秋晚期(公元前6世纪上半叶-前476年)
高45厘米,口径73厘米、重45公斤。

鉴是一种水器,在日常的生活中有时也用来盛冰。这件鉴大口平底,器腹两侧有虎头状兽耳,耳上饰兽面纹,兽的额顶又饰一高出器口的长鼻兽。另两侧装饰了立体的卷尾双角龙,两条龙攀缘器壁,咬住鉴口勒组词,炯炯有神的双目窥探鉴内,作探水状,非常形象生动。除了立体的双龙,鉴的口沿、腹部均饰繁密的交龙纹。这种体躯交缠、盘旋的龙纹,盛行于春秋战国之际。器内壁有铭文两行十三字,记吴王夫差用青铜作此鉴,为吴王夫差宫廷中御用之物。

兽面纹龙流盉
春秋中期(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前6世纪上半叶)
口径约14.8厘米, 高30.1厘米,长39.2厘米
盉为调酒器。口部作钝三角形黄仲贤,直颈,袋腹,下有三柱足。流为龙形,流口作龙首,龙形鋬。盖顶为一条蟠旋的龙,龙首昂起。盖边、颈侧均有一环钮,应有短链相连。盖缘、颈部饰龙纹,肩饰斜角雷纹,腹饰兽面纹,配置以龙纹、鸟纹远洋大亚。此盉器型、纹饰仿效中原地区青铜盉,但纹饰结构的特征表明它是一件南方越族青铜文化的产物。这是春秋中期南方的越族人模仿西周盉并加以创造的杰作。相似的一件青铜盉在广东信谊出土。从前这件器物被看成是中原地区的青铜器,随着近年来南方地区青铜器研究的不断深入,这件器物所具有的南方地区青铜器的特点被不断认识。从纹饰而言,这件器物上的兽面纹与中原商代晚期与西周早期的兽面纹就大相径庭列兵大学生,与中原地区西周晚期的兽面纹也不相同。兽面纹除目与耳外由尾端螺旋形外突的线条构成,类似于雷纹,是一种南方特色的装饰。

?八牛贮贝器
西汉 1956年云南晋宁县石寨山出土
高51 厘米,底径29厘米,重15.2千克。


这件贮贝器是汉代云南滇族特有的青铜器。出土时里面装有贝币,器盖以八头牛为装饰,所以被命名为“八牛贮贝器”。储贝器是云南地区滇族青铜器的典型品种,多带有生动写实的装饰。此器圆盖上塑有8头姿态各异的牛,形象生动。敞口收腹,设一对虎形鋬,张口卷尾,似乎正欲猛扑向前,具有高度的艺术性。

龙纹鎛 春秋中期


大克鼎
西周晚期孝王时期,1890年陕西省扶风县出土
高93.1厘米,重201.5公斤
铸造于西周孝王(公元前10世纪末)时期,清光绪中期在陕西扶风法门寺任村出土,当时出土的另有7件克鼎,形制与纹饰都和大克鼎相同,只是体积小得多,大克鼎与大盂鼎(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和毛公鼎(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并称为“海内青铜器三宝”。大克鼎又名克鼎和膳夫克鼎,与大克鼎鼎同出的还有小鼎七件、盨二件、钟六件、镈一件,都是膳夫克所作之器。因此称此鼎为大克鼎,小鼎为小克鼎。西周孝王时名叫克的大贵族为祭祀祖父而铸造。造型宏伟古朴,气魄雄浑,威严沉重,口沿饰兽面纹,鼎口之上竖立双耳,底部三足已开始向西周晚期的兽蹄形演化斗鱼杨博,显得沉稳坚实。

铸于鼎腹内壁上的长篇铭文则蕴涵着丰富的史料价值。腹内壁有铭文二百九十字,字体工整 ,笔势圆润,堪称西周中晚期青铜器铭文的典范。 内容第一段是克对祖父师华父的颂扬与怀念,赞美他有谦虚的品格、美好的德行,能辅协王室,仁爱万民,管理国家。英明的周天子铭记着师华父的伟绩,提拔他的孙子克担任王室的重要职务膳夫,负责传达周天子的命令;第二段是册命辞,周天子重申对克官职的任命,还赏赐给克许多礼服、田地、男女奴隶、下层官吏和乐队,克跪拜叩首,愉快地接受了任命和赏赐,乃铸造大鼎歌颂天子的美德,祭祀祖父的在天之灵。此鼎系周孝王时期铸器,历见著录,流传有绪,是研究西周奴隶制度的珍贵资料贫穷贵公子。








?兽面纹卣
西周早期 公元前11世纪
高30.6cm 口径9.3cm 底径12.9cm 重4.3kg
1997年香港徽集  腹部两侧设棱脊,打破了筒形器物的单调感,这类束颈的筒形卣起于商末旺角街头,行于周初,传世数量甚少,西周中期以后就不再发现。


?五牛枕
西汉 1972年云南江川县李家山出土
枕高36 厘米, 宽68 厘米,纵长17.1厘米,重4.7千克
马鞍形,两端上翘各铸一牛。一侧无纹饰 ,另一侧以虎纹及双旋纹为底,其上有浮雕立牛三头。出土的五牛枕有多件,除保存在出土地的云南博物馆外的3件外,各有一件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
声明:本文内容摘自 榆城古风《上海博物馆闻名遐迩的重要文物陈列-青铜器》,部分图片也引用自榆城古风。如有侵权,请告知我,我将删除相关内容和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