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6年12月06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66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新一届理事会亮相,郑辛遥任主席-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CFIC导读:
新一届美协主席郑辛遥代表新一届理事会向第七届理事会五年来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致以敬意黑翼血环入口,同时对美协的未来工作提出了三点设想:1、服务好广大会员;2、尊重艺术规律;3、关爱好老画家。
2018年12月6日下午,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在上海市文联隆重召开。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上海市文联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上海市美协主席施大畏,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上海市美协顾问王劼音、邱瑞敏、张雷平、朱国荣,著名艺术家廖炯模、汪观清、毛时安、卢治平,以及180名大会代表出席会议。会议由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韩陈青主持。中国美协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美协,文联兄弟协会等共45家单位发来贺信、贺电悬魂梯。
大会现场

△ 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讲话
△ 上海市文联主席、上海市美协第七届主席施大畏作工作报告
大会审议并通过了施大畏主席所作的《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工作报告》,报告从5点总结了过去五年的主要工作,并结合工作实际,为今后五年的工作构想提出了4点参考。大会审议并通过了《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章程》,选举产生了上海市美协新一届理事87名,其中常务理事22名。郑辛遥当选为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第八届主席,李磊、杨剑平、陈琪、陈翔、殷雄、蒋铁骊当选为副主席(以姓氏笔划为序)。施大畏担任荣誉顾问,张培成、卢辅圣、周长江、俞晓夫、李向阳、汪大伟担任顾问。
会上,尤存书记代表市文联向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他指出,五年来,上海市美协始终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团结凝聚广大美术工作者,积极开展主旋律创作展示活动,着力打造美术品牌活动,努力营造宽松活跃包容的氛围,扎实推进后备人才队伍建设,努力引导美术融入时代、融入生活、服务人民。进入新时代,我国文艺事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机遇,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在全国第十次文代会、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极大地鼓舞了广大文艺工作者,也赋予了广大文艺工作者以新的重大使命和神圣职责。我们要认真学习,全面贯彻落实,全力打响上海文化品牌。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 上海市美协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现场
同时,尤存书记对上海市美协和广大美术工作者提出了三点希望:一是要道义在胸怀,人民在心头。以群团改革为契机,扎实推动上海文学艺术界从“家”向“者”、“界”的延伸与跨越,最大力度地把最广泛的美术工作者团结在党的周围,用手中的画笔为人民泼墨挥毫,为时代描绘画卷;二是要聚力精品创作,坚持融合发展。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中心任务,把创新精神贯穿创作的全过程,讲好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中国故事、上海故事、身边故事;三是要坚持厚德载物,崇尚德艺双馨。广大美术工作者要自觉把为人、做事、从艺统一起来,用作品展现高尚的价值追求、积极的思想内涵和丰富的文化意蕴,成为先进文化的践行者、社会风尚的引领者。
△ 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宣布名单
△ 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韩陈青主持会议
在紧接着召开的第八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上,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秘书长沈文忠宣布上海市美协新一届主席、副主席、常务理事名单戴欣明,尤存书记代表市文联党组向新当选的主席、副主席、常务理事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对新一届主席团和理事会提出希望。
尤存书记指出:美协要切实增强协会工作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女装骑士,做到理事应理事,常务要服务,主席不虚席。切实履行团结引领、联络协调、服务管理、自律维权的职能,加强行业服务、行业管理、行业自律,在行业建设中发挥主导作用,积极推动协会工作改革创新、增强活力。要密切联系和团结引导广大美术工作者,包括以“基青新”为主体的自由职业者,切实加强职业道德建设,推动业界讲正气、树新风,艾弗森把协会建设成为美术工作者的温馨和谐之家,君子相会之地。
△ 上海市美协新一届主席团合影
新一届美协主席郑辛遥代表新一届理事会向第七届理事会五年来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致以敬意,同时对美协的未来工作提出了三点设想:1、服务好广大会员——营造良好创作氛围,树正气、讲公平,给年轻人机会。2、尊重艺术规律——作品是艺术家的立身之本,美协应百家争鸣,鼓励创作精品力作。3、关爱好老画家——老画家是美协的财富,是传承,当然也要扶持青年画家成长。新一届理事会将带领广大美术工作者、带领上海美术界继续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扎实工作、潜心创作,为更好地繁荣上海美术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今后五年工作构想
一、以人民为中心,不断提升服务人民的水平。加强与群众的血肉联系,关注大众需求,回应大众关切,提升美术对社会的影响力。
二、加强培养人才的力度,不断繁荣美术创作,有效整合资源,吸纳人才、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更为主动、更为自信、更为努力地融入中国美术的大格局中去。
三、不断加强跨界合作,增强互联网思维,探索美术与其他艺术门类的跨界交流与合作,通过互联网思维的运用实现从“家”到“者”到“界”的跨越。
四、传承文脉,营造美术评论的良好生态,加强系统性的美术理论建设,进一步提高美术研究的整体水平。
新一届上海市美协主席郑辛遥简介
郑辛遥,1958年2月出生。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副主任。曾任新民晚报社《漫画世界》常务副主编、新民晚报社美术部主任。代表作品《智慧快餐》系列漫画曾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奖、第三届上海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1998年被评为上海首届德艺双馨文艺家。2009年获第九届上海长江韬奋奖。2015年和2017年获上海新闻漫画一等奖。3次获中国新闻漫画作品年赛银奖,多次聘为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评委。曾在比利时、意大利、日本等国际漫画比赛中获奖,并任第9届保加利亚国际幽默讽刺漫画大赛评委。本文来源:上海美协、上海文联
延伸
阅读一郑辛遥:三笔两笔,漫写名人
郑辛遥笔下的漫画肖像
众所周知
为名人画像很难
用寥寥几笔勾勒白描
更是难上加难
但郑辛遥显然深谙其道
Less is More
少即是多,淡既是浓
三笔两笔
不仅写形,更加传神
鲁迅先生
张大千(国画大师)
陈香梅女士
张乐平(漫画大家)
贺友直(连环画大家)
卢燕(电影表演艺术家)
秦怡(电影表演艺术家)
聂卫平(棋圣)
程乃珊(作家)
王汝刚(表演艺术家)本文来源:上海文联
延伸
阅读二郑辛遥:千古第一方,心静自然凉
郑辛遥《智慧快餐》漫画专栏
《智慧快餐》系列漫画于1992年起,在《新民晚报》副刊上连载发表1200多幅,至今已有26年。
梅雨季一过,气温飙升,
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空调表白季:
“我的命是空调给的,谁也不能让我离开它!”
然而苦热难免让人心生燥火,
心火可靠不了空调扑救乌兰木通。
但我们智慧的古人早有妙招,
诗人白居易一首禅诗
教你如何开启“凉凉”模式:
“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
可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
英雄所见略同,
今日份的智慧快餐也是一席“降火菜式”,
愿读者朋友们
会心得一笑,心静自然凉
有本事无脾气者为上;有本事有脾气者为中;
无本事无脾气者为下;无本事有脾气者为下下。
壶小易热,量小易怒。
受了别人的气以后可以有种种反应,
最有技巧而最不费力的是沉默不语纽巴伦鞋。
活百岁的处方:
不生别人的气,也不惹别人生气。
事与事的顺,源于人与人的和。
经常原谅别人的人,他的心田一定会保持滋润斗战神心悦。本文来源:上海文联
延伸
阅读三郑辛遥 · 智慧快餐
岁末漫笔
年底总是忙
个人写小结 部门搞总结
财务盘总账......
大家最期望的——
当然是多拿一点红包啦
年终小结、总结砂纸画,不如来解结

看年终奖厚薄,知上司评价的高低

年终感悟:皆为“数”忙

总结——妙笔生花

某些老板对农民工的伤害是:
“欠薪”又“欠心”

世上只有一样东西,
你不努力也时时在长—年龄

本文来源:侬好上海
延伸
阅读四丁聪难舍家乡味
2008年夏,郑辛遥与丁聪(右一)、沈峻夫妇午餐合影。
美术家中不乏有美食家,漫画家丁聪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丁老生在上海,长在上海,解放后才到北京工作生活何裕民博客。他最喜欢吃的还是上海本帮家常菜,特别是红烧肉,当然还有大闸蟹。他晚年有句名言:“不能吃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云实蛀虫。”
1992年秋,漫画家华君武、丁聪应上海新民晚报社邀请丁柳元,担任《漫画世界》正、副主编。他们每年秋天都来沪开编委会,这正是大闸蟹上市的季节。有一年丁老来沪,我们请他到享有“蟹大王,酒祖宗”之称的王宝和酒家用晚餐。丁老一口气连吃三只清水大闸蟹,每只足有半斤重,再配绍兴陈年黄酒,他的好胃口让在座的年轻人都自叹不如。要不是丁夫人在旁劝阻,他可能还要多吃几只。
丁 聪
丁聪中学时代随父亲看京剧的当场速写
那次我上北京参加全国文代会。抵京后,与同行的滑稽戏演员王汝刚一起去拜访丁老。汝刚兄特意带去了鲜活的大闸蟹,丁老见了像孩童般高兴,对其夫人说,迪个东西交关好切 (沪语——这个东西非常好吃)。
有一年,丁老来沪参加《漫画世界》编委会,上海一家报社记者采访他。那时丁老已有八十多岁,仍红光满面,头发乌黑,声音宏亮。记者讨教丁老的养生秘诀,他笑眯眯答道:“我讲了你们也不会登出来的炒股的智慧。”记者立马表示一定会刊登。丁老说:“一是喜欢吃肉,二是要喝酒,三是不吃素菜和水果,四是不运动。”记者听罢眼睛瞪得圆圆的,一时无语应答粉蝶科。后来,这番话也成了丁老的名言,在朋友中传开了。丁老对饮食与养生确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其养生之道真可谓达到了“大道无道,大养无养”的境界。
1939年,宋庆龄在香港举办的抗日画展上,选中丁聪的作品《逃亡》作为保卫中国同盟的宣传画,她高兴地与年轻的丁聪合影巴哥正传。
2004年4月,“丁聪漫画陈列馆”在上海枫泾建设落成,丁老携夫人来沪出席开馆仪式。到沪后,我陪他们游览新天地,在新天地的一家正宗本帮菜馆——新吉士用午餐。丁老见咸鸡、清炒虾仁、八宝辣酱、草头圈子、红烧肉摆了一台子,开心得眯花眼笑,大快朵颐,黄酒当然也少不了。酒过三巡后,他满意地说陈涌海,上海小菜太好吃了,就是带不走啊! 那十分遗憾的神情给我印象深刻。我便说,您常来上海,我再请您吃饭。他高兴地连声应答,好的好的。
转眼到2008年夏天,我赴北京参加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的漫画评选,照例去拜访丁老。那时,他已九十二岁,刚从医院出来,人很虚弱,精神欠佳,不太讲话。其夫人问他这是谁,他说是辛遥。我想引他高兴,便说:“丁老,我带侬到外面吃饭去好伐?”他立刻点头同意,这下我倒弄尴尬了。他这样的身体状况能允许外出吃饭吗?我马上问丁夫人。她说,李亚倩前几天也出去吃过,只要叫辆小车就行。为了不让丁老失望,我们叫来出租车,并请物业人员帮忙送到他家对面的一家宾馆。宾馆餐厅做的是上海风味菜,我们照样点了白斩鸡、燻鱼、清炒虾仁、红烧肉等。上菜后丁老一点不含糊,自己用调羹挑起一大块鸡肉塞进嘴里慢慢嚼。我怕他噎着,连忙说要不要拆了骨头吃。不一会,见他把骨头吐出来,我方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又自己盛了一匙虾仁慢慢吃……这顿饭丁老胃口很好淳于流落,只是没喝黄酒。说实话,当时我完全没心思吃,眼巴巴看着丁老,就怕他噎了呛了。席间,其夫人对丁老说:“辛遥到北京来,应该是阿拉请客,对伐?”丁老脱口而出“当然当然”。这顿饭,我真是吃得胆战心惊。等我到机场打电话得知丁老回家后一切平安,这时心上的一块石头才落地。这虽然是一顿神经超级紧张的午餐,但也很值得回味,因为这是我与丁老的最后一次见面。几个月后丁老就离世了爱米理财。

2016年12月6日(周二)下午14时,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分馆将举办“丁聪百年 漫画一生——纪念丁聪诞辰一百周年展”开幕式。
时间过得真快。今年正值丁聪先生百年诞辰,眼下又到秋风起、蟹脚痒的时候车云山毛尖,每到这个季节,我自然会想念起丁老来。丁老给我难忘的印象是:他对漫画创作精细工笔,一丝不苟;对朋友和气友善、豁达开朗、充满童心。
本文作者:郑辛遥
本文来源:文汇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