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8年07月21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02

上山下海,度个小假(二)-雅加达游报
下海篇之千岛奇缘
来到千岛之国这么久,看过风土人情,走过千山万水,唯独没有动过写写千岛的心思。为什么呢?一是,作为一个海边长大的人,对海实在太熟悉,以至于不知从何说起;二是,我实在不是个浪漫的人,除了百无聊赖的坐在海边吃顿海鲜、看个夕阳外,也找不出其他的乐子;三是,与寂静、纯洁如天堂一般的千岛相比,我更喜欢喧闹的人间。
但是,即使是一个看惯了潮涨潮落,听惯了浪来浪往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千岛实在是太美了,是一个寂静、纯粹、美好的海上桃花源。世界上就是有这种地方,美的就如同“美”本身一样。

第一次去千岛是2016年1月的事了。那时家人来雅加达看我,一起报了旅行社去了sepa岛,一个人500块钱,3个人去一次小岛要1500块,费用包括快艇来回和中午一顿印尼饭,当时觉得颇为肉疼。
正因为不满足于旅行社的报价,才让我们成功探索出另外一个低价位的出海港口:Muara Angke Port,从而有了“小鱼干阴影”、“想想就后怕的破木船之旅”、“垃圾堆上的海边贫民窟”等体验。

(千岛群岛-图片来自网络)
小鱼干阴影
当时为了看一下雅加达的填海造陆,我们驱车到了海边魅生十师卷,沿着北边的海岸线走走停停,才撞进了Muara Angke Port港口,那真是个“味道绝佳”的港口。


(Muara Angke Port附近海边贫民窟)
Muara Angke Port是一个平价港口刘彦池,在这里乘船的多是当地游客和往来于雅加达与附近岛屿之间的居民。在这里往返一趟千岛仅10万卢布(约50元),而外国游客比较熟悉的Ancol码头价格是40-50万卢比(约200-250元),去往的小岛不同方缪神探,价格也不同。
港口的外围入口处是一条勉强容纳两辆车通过的小路,一旦有大型旅游观光车通过,就必然会造成交通阻塞,变成单行道,道路两边是一些晒鱼场和棚户区,极度脏乱差,如果遇到下雨天,路面积水又黑又臭,让人不忍下脚。


(Muara Angke Port入口处,现在正在修路,相信未来会有很大改善)
港口入口两边有一大片晒鱼场,第一次看到晒鱼场时,我们颇为震撼。晒鱼场主要由竹竿和木板组成反猫眼,木板上躺满印尼名吃小鱼干。然而在放满小鱼干的竹竿和木板下面却是成片的垃圾堆红豆吉他谱。小鱼干的腥臭味以及周边垃圾的臭味汇集到一起,臭气熏天、苍蝇萦绕,方圆500米内都能闻到。这次体验让我每次看到印尼饭中的小鱼干都无法直视。


(小鱼干晒场)
港口旁边还有一个鱼货仓储码头,仓库里各种经过冰冻处理的货物整齐摆放,鱼货搬运工在里面来来往往。


(鱼货码头)
想想就后怕的渡轮之旅
Muara Angke Port港口有两种船,快艇(speed boat)和渡轮(traditional boat)。快艇装备规范,速度快,但载客量小,一般在20-30人左右,且数量有限,最坑爹的是节假日经常维护不开船。
快艇主要作为往来居民的通勤船使用,共12艘,由于周一到周五工作日游客很少,所以通勤船完全可以满足岛上居民的需要。然而到了周末,前往千岛旅游的大批游客涌进港口,快艇的载客量就显得非常有限。
为了满足周末来往于雅加达与附近岛屿之间的当地游客的需要,渡轮应运而生,危险重重却异常火爆。每个周末,Muara Angke Port港口大约有44艘渡轮运送近7000名游客往返于千岛群岛和雅加达之间。
第一次坐渡轮是在2016年8月,本来与朋友打算坐快艇去千岛玩,但是没有抢到快艇。正颇感失落之际,我们看到一些不同于快艇的木质大船停靠在岸边,船上挤满了人王培廷,并且在快艇售票大厅外,有一些棚子(现在已经搬到售票厅内售票了),棚子前排了一溜长队。我们跑过去询问,售票人员指着棚子上的介绍跟我们说:“Traditional boat!Lima puluh(意思是50千一位,约25元人民币)”问过朋友们意见后,我们决定坐私家渡轮去千岛。
渡轮8点陆陆续续出发,每艘船基本都会由近到远陆续经过几个岛,跟公交车一样,船上的人也会在不同的目的地下船。我们买好票后在船员的带领下上了船。上船前,船员会仔细的询问你要去哪个岛,然后在到达后通知你下船,对外国游客尤其关注。

(人满为患的渡轮)
这些渡轮多分为两层,从外观上看又破又旧,木质结构为主,没有充足的救生衣等装备。上船后我们发现,过道、甲板、渡轮顶部都被乘客占满,想要走动都无从下脚,需要周边的人挪来挪去才能行走。原本只能容纳100人左右的空间被塞进了200多人,从远处看仿佛是人包裹着船。我们坐在了第二层,由于船舱上下空间距离较短,人并不能在船舱里直立行走,我们只能窝在角落硬硬的地板上,每当有人挪动,木质的地板便吱吱呀呀响个不停。


(渡轮内外挤满了人)
渡轮行驶非常缓慢,花费时间是快艇的两倍多。而且船舱内门窗很小,人又多,空气污浊,通风不畅,加上木船速度缓慢,在海上摇摇晃晃,很多人在坚持了1小时左右后开始晕船。不过这些当地人多是有备而来,随身带着塑料袋,承接污秽之物。然而也有些不熟悉的游客忍不住吐在了船舱里颜学丽,此时船舱内的味道就更刺鼻难忍了,原本并不晕船的我也开始感到难受。
我们本来打算去Tidung岛,然而在行船两个多小时后,同事们也都忍不住提前半小时在Payong岛下船。下船时,船员还不断的提醒我们没有到达目的地,我们也只能婉拒他的好意。
2017年1月1日元旦假期,一艘载满200余名游客的渡轮在前往Tidung岛途中起火,最终造成二十余人遇难,数十人受伤。想到这或许就是几个月前我们乘坐的那艘渡轮,我们都后怕不已。
海上永恒的抽象画
虽然每次去往千岛的路途都不是很顺利,但到达千岛后,心情却瞬间舒畅起来,因为面对透明而旷阔的天空和海洋,内心里的焦躁、不安、烦心事也瞬间被过滤掉了。

千岛的美是千篇一律的。就像绘画课第一节老师教我们的点线面一样辉乐豪铜门,千岛是由最简单的线条组成的海上永恒的抽象画,不丰富,不吵闹,却看不够。
画卷的底色是清淡的青蓝白,白沙、青水、蓝天,三断面;当千万层海水奔涌而来,无数条白线在海上蔓延伸展,整齐划一,层层叠叠;团团的白云与白沙相呼应,白云的曲线和阴影为画面增添一抹活泼;海滩上的绿树,高低起伏,远近层次分明,更显立体;若此时有一轮红日坠在天边,那就是视觉的中心点,橘色与绯红铺设延展整个天空,映照在水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清冷的色调添加一抹暖色。
在千岛,不需要拍很多照片,一副足矣。每当身临其境,我总会感叹,大自然的美果然是最简单、最天然的。
浮潜是游千岛最主要的项目。千岛上许多当地居民拥有自己的木船,专门接出海潜水的生意,一般一个下午500千卢比(约250人民币)左右,集体组团包一个船出海潜水最合适。千岛的水碧绿清澈,水中珊瑚、热带鱼清晰可见,确是浮潜的好去处。

(海水很清澈,可以徒手抓鱼)
白云深处有人家
勿里洞岛是我在印尼见过最美的居民岛,不同于旅游岛的喧闹和跳脱将门男妻,那是一种安逸、和谐、内在的美。
勿里洞岛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寂静,可能是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印尼斋月。
我们清晨从机场出发,天朗气清,可见度特别高,在高空可清晰俯瞰雅加达近海及千岛。一艘艘游船在海面上来来往往,拽出丝丝白线;大大小小的岛屿上绿树丛丛,从空中看像一簇簇的小草坪;团团的白云在海上投下阴影,深浅不一,像嵌在海上,又像坠在脚下,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天。

(俯瞰勿里洞西海岸)
由于天气实在太好,飞机渐渐穿过簇簇白云,到达勿里洞岛上空时给我的视觉冲击力尤其强劲。一片绿色带白边的岛屿跃然出现于眼中,仿佛拨开层层云雾,突然发现掩藏于海天之间的一处仙境。这里,就是阿学的故乡了。
勿里洞岛的森林覆盖率很高芦柑上火吗,除了沿海小城镇外,基本都是绿色的平原和低矮的山林。由于勿里洞岛地势平缓,所以道路规划也很简单,在飞机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岛上几条主干道穿越山林,沟通南北,衔接东西。


除此外,岛上还留下了一些被人工开发过的痕迹。勿里洞岛上没有水稻种植,锡矿和棕榈油是岛上主要产业,也极大地影响了岛上的自然环境。
被挖过的大大小小的矿坑里积满了天蓝色的水,远看坑坑洼洼;一片片被砍伐过的树林在这片绿中尤其显眼,曾经茂密的林子被稀疏且规则排布的棕榈树代替。这些痕迹有的像流着脓的伤疤,有的像斑秃。


(开发过的锡矿坑,积水后形成的蓝色湖已成为当地的重要景点)


(开垦的棕榈林)
我们住在商业、人口集中的西部沿岸,那里算是勿里洞的市中心。我们到达酒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租摩托车,打算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岛上飙两天。

(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横穿东西)
第一天,我们首先去了岛的北部,那里景点最密集。骑摩托车沿沿海公路遛弯,可以直接看到大片延展的海滩从路边树木的间隙闪过。勿里洞海滩最具特色的就是林立在海边的大石,姿态各异,鳞次栉比。海、石、沙,青、灰、白,又是一副和谐冷淡平静的抽象画。



勿里洞的海滩比千岛更加宽广、干净,我最喜欢的是西北部一个两边布满大石的海湾,那里海水平静的像一湾湖水,大石在两边默默矗立,似守护着海湾,又似遥望着远方。海湾的沙子细、白,且厚实,没有一丝杂质,给人安全感,更适合一家人或者带着小孩前往。



第二天,我们开始向岛内部的平原和林子深入,去往阿学故乡。勿里洞整体平坦,坡度非常小,骑行在蜿蜒的林间,基本不见上下坡。除了西部的市中心外,勿里洞内部的住户多是沿道路排布,有的散落在山林深处。
细弯的道路两边是层层山林罗子乔,这里的林子还谈不上森林,有的是低矮灌木形成的平原,有的是人工种植的、规则排布的棕榈林,更多的是像温带一样普通的阔叶林,并没有如原始森林那般高大茂密、错综复杂、密不透风。

(路况非常好,一边是棕榈林,一边是野山林)


(岛上住户)
骑行在树林中,大片的林子如绿布般滑过,除了摩托的引擎轰鸣声和几声鸟叫,基本听不到其他声音。胸部整形手术偶尔路过的居民区为单调的林子增添了色彩,各色独栋小屋散布道路周围,好像进入了童话世界一样色彩缤纷。


(阿学故乡的文艺青年盖的博物馆)
由于岛上居民出行多数以摩托车为主,所以简易加油站是勿里洞最常见的设施,几乎每隔一千米就会有一个私人加油站。像可乐瓶一样的大瓶子里灌满了黄色或绿色的液体,摆放在门口的木架子上,等待过往行人随时加油。就摩托车而言,大概两瓶汽油就可以加满一箱,价格大概在15元左右,非常便宜。

(一个路边商店兼加油站)

(给车加油)
勿里洞东南部有一个名为“Kampoeng Ahok”的小村庄,那就是阿学的故乡,当地居民因为热爱阿学,将他们的村庄名字改成“阿学村”。这附近是当地华人的主要聚居区,除了阿学故居外,附近还有很多华人建筑。我们到达那里时,雷晓晨已经有一批批的游客在参观了,有的游客全家穿着阿学今年竞选雅加达省长时的标志性红格子衫在景点拍照留念,他们应该是阿学的忠实拥护者吧。

(穿着红格子衫与阿学故居合影的人)

(阿学故居,据说阿学母亲仍然在这里居大摩女住)
(阿学故乡的华人建筑)
在岛上逛了两天,我发现,勿里洞人是清闲的,游走于山林深处,我多次看到他们在屋外悠闲的剪着草坪。像欧美人一样,他们每家独栋前面都有一个小院和一小块草坪,每家的草坪都干净平整。道路上很少见到行人,只偶尔有几辆摩托车从身边轰鸣开过。寂静,让整个勿里洞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让人不忍打破。
我乘过很多船,趟过很多浪,踩过很多沙,看过很多夕阳,却依然走不出这天堂,那是因为这里才是真正的海上桃花源吧。
“上山下海,度个小假”主题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