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文章

Author:admin / Posted in:2016年03月14日 / Category:全部文章 / Views:166

上帝的家在哪里? 小说连载四-机器人笑熬浆糊
我们的厂子在高高的青山上。整个青山山区绵延了几百公里,几座山峰组成的屏障后面,最高峰的半山上尕让邓真,是人工开出的两三级平台,这里就是我们的厂区乐山名盛房产。学校、医院和生活区在最高一级的平台上,中间一级是生产区,车间都在这一层,下面一级是仓库和成品区,每一级之间有十米左右的高度差,都是做军用车辆时建设的,最低一级的成品车场,非常宽阔,原来还有隐蔽措施。现在厂里生产出来的大卡车在成品场只做短暂停留后,就沿着蜿蜒的山路开走了梵顿星人。
我和老蒋、小鸟一起推着自行车,缓缓走在学校回家的石子路上。黑暗里,小鸟呼呼的喘息声似乎特别粗重,就像电脑主机过热时呼呼的风扇声,似乎小鸟的体内,程序的运转已经陷入了时断时卡的状态。我疑惑地看看小鸟,跑步停止已经有一会儿了,怎么还在这样喘气?今天的疯跑极品冒牌驸马,也莫名其妙,以小鸟的骄傲,一个小小的学校运动会,怎么至于这么失态?这太反常了。
“就小鸟今天的表现,我看直接就是冠军了”。老蒋想要打破这沉默的尴尬,以一种夸张的语气说着。
“我不是李鬼,才不稀罕。”小鸟呼呼着嘟囔了半句,有意表现出不屑的语气。老蒋假装没听到,不理他用钱折玫瑰。这家伙,一直都这么不配合,还经常把这种矫情自诩为有尿性,男生们都知道他这个臭毛病,通常也不跟他计较傅玉书,他偶尔矫情过分时,也会被大家组团怒怼。
我懒得接他的话,心里又想起刚才小鸟头顶升起余珠的事儿。我不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心里极不舒服,感到自己的珍宝被别人觊觎了,心里很愤怒,全身却是一种瘫软的感觉。
小鸟也没有继续开口,只是呼呼地继续喘着粗气。三个人,三辆自行车就这么并排在石子路上默默走着。
我边走边想着余珠,一会儿巨大的幸福溢满全身,眼前一片光明,一会儿不确定的疑惑塞满心间,眼前一片漆黑。
忽然车轮一歪极道校园,车子向路外倒去,车轮滑出了路基,我带着脚下的石子也连人带车滑出路基,整个从生活区的平台摔到了下一级厂区的平台溪水湾。
我轻轻地飘了起来,在空中慢慢地上升,庞青云上弦月朦胧的光在云层后泻了下来,似乎是瞌睡的人睁开了眼睛。
我升到了云层的上面,升到了月亮的上面,天地一片光亮,清晰的世界就在眼前。
过去已经发生,现在正在发生博伽茹,未来还将发生。
世界就是存在,人以自己为核心,一点点认识它。
我看到了自己,正躺在崖底,小鸟和老蒋已经从远处绕了下来,正奔向我身边。我满意地望着他们三个,快乐而温暖。
“小平,小平”“李鬼!李鬼!”听到有人在叫,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两个男孩的面孔,我望向他们顾竹君,算是用目光打了招呼。
“小平,你醒了!胀紧套”一个男孩兴奋地放大了声音。
我望向他的脸,“你是跟我说话吗?”我问道。